被逼相亲的你,过年还敢回家么?

前几天一则“地铁上一女子接父母催婚电话后被逼哭”的新闻把很多人都看得笑尿了。有落井下石的,有诅咒活该的,有调笑谩骂的。甚至,有说要娶这个妹子的!我一回头,麻痹!说这话的货竟然是两个孩子的爹!

我陷入了沉默。因为:我也被逼过!我深知:年,是别人的,单身的你,只有年关。

关于这一点,是有历史渊源的。



很多时候,我们只是一厢情愿地对“年”产生了好感。其实,“年”和“夕”本来都是怪兽的意思!“过年”通俗地讲,应该叫“打怪兽”。

古人才在“岁除”夜准备辣么多的鞭炮,目的就是把“夕”和“年”这个怪兽吓跑,以此来祈求祥瑞。同时,由于古代的生产力极度地下,老百姓一年四季都在劳作,终于可以借着过年吃顿好的放松一下,以示喜庆团圆之意。

所以,小孩子特别喜欢过年。因为趁着大人放松之际,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,为所欲为。想要什么就有什么:新衣服红头绳,兔儿灯笼噌噌噌,糖果点心苹果红,压岁钱拿到手疼。

可惜,单身的你们、我们,都已经老大不小!所以,年并不属于单身的你。

父母更是觉得你已经人老珠黄,再不嫁,或者不娶,祖传的香火就要断送到我们这代人的手上!父母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那么!既然觉得我们已经老大不小,,是否就该让我们自己当家做主?绝对不行!父母眼里,没有结婚,年龄再大也只是个饭桶,个子再高也只是个皮囊——不懂事的小屁孩儿。



为了让我们迅速长大,一场相亲的浩劫已经在所难免!为了让糊涂的我们从意识形态上先重视起来,他们想尽千方百计来给我们洗脑。

先是晓之以理,然后动之以情。不磨到耳朵起茧,脑袋千万只蜜蜂飞个不停绝不罢手。

无果?无妨!他们自有有备案,一哭二闹三上吊;还不行?七大姑八大姨轮番上阵,一个个前赴后继、奋勇争先,全然不顾你的不胜其烦;更有甚者,为了表示自己的良苦用心,会语重心长的给你拿出相亲目录单、计划表,以示“我都急了,你咋就是不急呢?”。

最后得出结论:我说吧,就是态度不端正,心理不够重视,才单身至今!相亲大计、必须落实、卡利马擦、立刻下马!

一溜烟初一到初六,六个?你想多了!早、中、午,一天三场!不管质量如何,数量是够了!貌似有了量的积累就能带来质的提升!

可是,父母也好,七大姑八大姨也罢!他们哪里知道我们心里的痛!!!



为了提高效率,过年相亲一般被安排在某某亲戚的家里,甚至为了方便,女方父母会把孩子“固定”在自己家里,男方‘挟人’一一登门‘验货’,而我已然成了笼子里的“大熊猫”。

当然了,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大过年的,中国广袤的乡村、乡镇、城镇地区过年期间几乎没有一家店铺正常营业,即使是中心城市除了KFC和他的姊妹店基本也都关门歇业了。别特么给老爸谈相亲气氛,那都是借口!

再说了,在家里相亲有助于七大姑八大姨们帮我们把脉、把关。

屋外一番寒暄,经由介绍人带进来一个陌生人或者陌生的熟人。说陌生的熟人,是我相信进来的人和我一样有从“外地”回家的经历,多少心理是带着被绑架的怨恨的。

若是这样倒还好了,至少还能聊个三句两句的,因为他或者她和我见过同样的风景,有过相似的感受,也许对未来还抱有一丝幻想,对爱情还没有完全绝望。

看得过去的留个联系方式,算是交了个可能的朋友;彼此不爽的礼貌作别也不失风度。然而,现实总是那么骨感!连最后一丝悲悯也不会给我们留下。

抛却屋外偷听,事后盘问不论,单让我们看看那些可能经历的奇葩!



来碰运气的:要么是做生意的暴发户,眼里尽是浑浊的邪恶;要么是无所事事的啃老族,一副清高腐汉宅男自许;要么是家庭优越的富二代,张嘴闭嘴我爸的生意有多大;要么是坐吃等死的小公务员,毛衣扎在西裤里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装斯文;要么是目不识丁、胸无点墨的辍学少年,时过半天辘辘都压不出来个屁。

一句话:在城市是没时间相亲,在老家是没心情相亲。



然而,更有甚者!父母早已替我们当家做主了,学历相同,家境相似,娃可老实了,我们都替你见过了。就这么定了吧!

是的,父母特别衷情老实的娃!可他们忘记了我们是个人,就如果仅凭长相体格来界定就可以定下终身,那为什么不把我们扔回动物世界?在那接近崩溃的一瞬间,感情我们都曾经这样想过?

然而,他们并不明白,人类和动物唯一相似的就是雌雄男女之间有一种东西叫“费洛蒙”。两个动物之间有相似的费洛蒙哪怕隔着百里、千里也会跋山涉水只为相见恨晚。这——是自然选择,是靠本能!被人类称为“感觉”。

可是父母只说我们“命苦”;七大姑八大姨说我们“矫情”。我们无法辩解,也无需辩解。

为此,在我们单身的岁月里,每年过完年我们都暗下决心:“明年过年,我再也不回家了”。可是,年眼看又到了,依然单身的你,准备好回家了吗?我,理解你的犹豫,因为:

——说到底:过年,那是别人的事。于单身的你,那叫年关!想跨过去?谈何容易!!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